2010年成立的中國首家以應對氣候變化為目的的全國性公募基金會(huì )
聯(lián)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(UNFCCC)締約方會(huì )議觀(guān)察員組織
世界自然保護聯(lián)盟(IUCN)成員單位
全國先進(jìn)社會(huì )組織、4A級基金會(huì )
  • 中國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東街18號
  • 8610 84239412
  • thjj@thjj.org
首頁(yè) > 業(yè)界動(dòng)態(tài) > 碳中和動(dòng)態(tài) > 正文

歐盟洗綠新規重擊“碳抵消”,哪些產(chǎn)業(yè)迎利好?

媒體:澎湃新聞  作者:內詳
專(zhuān)業(yè)號:林森
2024/2/6 9:04:50

436

圖片來(lái)源:Pixabay

摘要:

歐盟的防洗綠新規出臺后,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變成了一個(gè)悖論,自愿碳市場(chǎng)再遭一記重擊。不過(guò)對于另一些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卻可能是個(gè)好機會(huì )。

→這是《環(huán)球零碳》的第949篇原創(chuàng )

歐盟防洗綠法規的一只靴子落了地,重重砸在了碳信用供應方和消費品企業(yè)的心上。

在2024年1月17日,歐洲議會(huì )以593票贊成、21票反對和14票棄權的壓倒性結果通過(guò)了《賦能消費者以實(shí)現綠色轉型》。

437

來(lái)源:EU Parliament

這項法令中備受關(guān)注和引發(fā)廣泛討論的一點(diǎn)在于,它禁止企業(yè)做出“基于碳排放抵消機制,聲稱(chēng)產(chǎn)品在溫室氣體排放方面具有中和的、減少的或積極的環(huán)境影響”的聲明。

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歐盟禁止了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以碳抵消的方式實(shí)現,以后在歐盟市場(chǎng)上出售的產(chǎn)品,不能輕易打“碳中和”或“零碳”的標簽。

用歐盟自己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這項法令是為了保護消費者免受誤導性營(yíng)銷(xiāo)行為的影響,并杜絕企業(yè)的“洗綠”行為。

“碳抵消”指的是企業(yè)通過(guò)自愿碳市場(chǎng)(VCM)購買(mǎi)碳信用,為重新造林等碳減排、碳吸收項目提供資金,從而抵消企業(yè)自身的碳排放。

對于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完成一款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一般包括四部:首先是碳盤(pán)查,其次盡可能做到碳減排,無(wú)法減排的那部分碳排再進(jìn)行碳抵消,最后拿到“碳中和”認證。

“碳抵消”是直接包含在“碳中和”方法論里的——因為任何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都不是無(wú)中生有的,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只要牽扯到需要能量,那就可能會(huì )有碳排放。沒(méi)有任何產(chǎn)品可以做到真“零碳”,那是向虛空伸手的魔法。

因此會(huì )有企業(yè)選擇購買(mǎi)碳信用抵消產(chǎn)品生產(chǎn)的碳排,在共同受益的情況下提供額外價(jià)值。

但歐盟的政策顯然直接砍掉了B2C商品或服務(wù)實(shí)現“碳中和”的后半截路徑。

“碳中和產(chǎn)品”也因此變成了一個(gè)悖論:實(shí)現“碳中和”,就需要碳抵消,而使用碳抵消達成的“碳中和”,在歐盟看來(lái)就是洗綠,是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的。

不過(guò),從相對積極的角度來(lái)看,歐盟此舉也不是否定企業(yè)對“碳中和”所做的努力,而是在規范說(shuō)法的同時(shí)鼓勵企業(yè)通過(guò)減排、減碳措施來(lái)實(shí)現碳中和。

雖然碳抵消市場(chǎng)會(huì )受到打擊,但對綠色電力、節能減排技術(shù)提供方和產(chǎn)品碳管理服務(wù)商來(lái)說(shuō),是巨大利好。

01--“碳中和”不能再當概念炒作

歐盟為這項防洗綠法令的合理性提供了不少數據支撐。

比如英國Trajectory和Fleet Street最近進(jìn)行的一項調查發(fā)現,普通公眾對“凈零”、“綠色”和“可持續性”等術(shù)語(yǔ)的理解有限。

而根據非營(yíng)利組織歐洲環(huán)境辦公室數據,目前歐盟市場(chǎng)上75%的產(chǎn)品都隱含或明確標有環(huán)保聲明,但其中53%的綠色聲明提供了模糊、誤導性或毫無(wú)根據的信息,而40%沒(méi)有支持證據。

由于“缺少證明”這個(gè)現象,甚至有保險公司針對“購買(mǎi)碳信用但無(wú)法拿到相應證明”的情況提供保險服務(wù),上個(gè)月底剛融到1千多萬(wàn)美元融資。

防洗綠法令落地后, CMW 全球碳市場(chǎng)政策專(zhuān)家林賽·奧蒂斯 (Lindsay Otis) 高興地表示,“這項協(xié)議是朝著(zhù)更誠實(shí)的商業(yè)行為和更知情的歐洲消費者邁出的一大步。歐盟在打擊洗綠方面發(fā)揮了帶頭作用?!?/p>

但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供應商和碳信用供應商估計怎么也高興不起來(lái)。

實(shí)事求是地說(shuō),市面上的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確實(shí)可能存在渾水摸魚(yú)的情況,比如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沒(méi)有進(jìn)行任何節能減排的升級,只是粗略估算地碳排放之后直接進(jìn)行相應數量的碳信用購入來(lái)抵消,就能拿到“碳中和”認證,這種情況不在少數。

這項法令確實(shí)在企業(yè)進(jìn)行宣傳地時(shí)候起到了一定地規范作用——沒(méi)有做任何努力僅僅靠花錢(qián)來(lái)買(mǎi)“碳中和”,就不能拿來(lái)炒作。

但對于一些原本就對“碳中和”有追求的企業(yè)(假設有),卻少了一種追求企業(yè)和環(huán)境的“共同利益”的方式。

由于產(chǎn)品不可能完全實(shí)現“碳中和”,想要達成凈零碳,公司通常都會(huì )尋求購買(mǎi)能夠產(chǎn)生最大可持續影響的碳信用額度。

“共同受益”可以提供額外的價(jià)值,同時(shí)應對更廣泛的氣候挑戰。這也是自愿碳市場(chǎng)或者碳信用存在的部分意義所在。

但歐盟認為企業(yè)的這種間接努力和成本投入不值得消費者為此買(mǎi)單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歐盟和環(huán)境組織的立場(chǎng)就是不希望任何品牌在綠色浪潮中吃“碳中和”紅利。

雖說(shuō)歐盟也在法令中指出,允許企業(yè)以沒(méi)有誤導性的方式,宣傳碳信用項目投資(也就是說(shuō),你不能說(shuō)自己實(shí)現了“碳中和”,但你可以說(shuō)你投資了碳匯)。

但對于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我做了額外的努力花了額外的錢(qián),卻不能有目的地進(jìn)行宣傳,那我為啥還要投資碳信用呢。

而這種情況帶來(lái)的直接影響就是企業(yè)參與自愿碳市場(chǎng)的積極性被打擊。

02--碳抵消市場(chǎng)又遭重創(chuàng )

或許碳抵消市場(chǎng)確實(shí)還存在著(zhù)很多待規范的問(wèn)題,但歐盟似乎等不及了,直接say no。

曾幾何時(shí),疫情期間自愿碳市場(chǎng)的交易額從2020年的5.2億美元躍升至2021年的20億美元。

458

來(lái)源:Ecosystem Marketplace

但在這之后,2022年市場(chǎng)交易量較前一年下降超過(guò)50%,2023年的交易量同比也進(jìn)一步減小。去年,自愿碳市場(chǎng)中碳信用的價(jià)格更是一路暴跌,合同價(jià)格創(chuàng )下新低。

463

來(lái)源:CarbonCredits

自愿碳市場(chǎng)誠信倡議(VCMI)的執行董事馬克·肯伯(Mark Kenber)表示,過(guò)去一年媒體嚴厲的批評和針對使用碳信用供應商提起的訴訟,“顯然對市場(chǎng)產(chǎn)生了冷卻作用”。

“碳信用的價(jià)格一直保持在相當低的水平,發(fā)行量和退役量充其量是持亞,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(huì )下降。我們知道,許多公司,無(wú)論是將購買(mǎi)碳信用額作為其戰略的一部分還是正在考慮購買(mǎi)碳信用額,都在猶豫?!?/p>

而歐盟最新的防洗綠法令,顯然進(jìn)一步削弱了自愿碳市場(chǎng)的機制,“共同受益”和增加正的外部性的模式也可能會(huì )被打擊。

肯伯表示,他對媒體、企業(yè)和投資者認為“所有項目都是垃圾”感到沮喪?!拔覀儗?huì )沒(méi)有資金用于流向發(fā)展中國家數十億噸的碳減排和清除機會(huì )”。

誠然,碳信用存在問(wèn)題,但由于這些問(wèn)題“世界就應該放棄利用碳市場(chǎng)為可持續項目提供資金”的結論也或許也并不那么正確。

政府間氣候變化專(zhuān)委會(huì )在2022年就表示,“碳抵消”對于一些難以減排行業(yè)的排放是實(shí)現凈零排放不可避免地一部分。

根據Ecosystem Marketplace的估計,到2030年,阻止森林砍伐預計每年將花費1300億美元,并且需要采取多種政策、財政和市場(chǎng)激勵措施來(lái)阻止森林砍伐。

而目前的資金已經(jīng)不足,如果森林保護舉措能夠證明環(huán)境和社會(huì )完整性,那么碳市場(chǎng)可以成為保護森林和減緩氣候變化解決方案的一部分。

03--利好綠電和產(chǎn)品碳管理發(fā)展?

《環(huán)球零碳》就歐盟新規特地采訪(fǎng)了國內頂尖“產(chǎn)品碳足跡”專(zhuān)家團隊,該團隊曾參與國際電池行業(yè)環(huán)境產(chǎn)品聲明(EPD)平臺的搭建和國內多款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的打造。

其中一位研究員對《環(huán)球零碳》表示:我們覺(jué)得未來(lái)做碳中和產(chǎn)品的客戶(hù)會(huì )更理性,客戶(hù)會(huì )更加關(guān)注產(chǎn)品實(shí)際減排,那他們就需要更了解自己產(chǎn)品的全生命周期碳足跡,計算、分析,找到熱點(diǎn),制定減排策略,比如說(shuō)綠電綠證、節能增效。

全生命周期碳足跡(LCA)指的是一個(gè)產(chǎn)品從搖籃到周期的所有碳排放。

按照全生命周期的理念,在產(chǎn)品設計開(kāi)發(fā)階段就應該系統考慮原材料獲取、生產(chǎn)制造、包裝運輸、使用維護和回收處理等各個(gè)環(huán)節對資源環(huán)境造成的影響,力求產(chǎn)品在全生命周期中最大限度降低資源消耗。

527

來(lái)源:Deloitte

如果不能再用碳抵消實(shí)現產(chǎn)品或服務(wù)“碳中和”,那么還有心做可持續的品牌只能把重點(diǎn)重新放到碳減排上。比如多使用綠色電力,材料盡可能循環(huán)使用,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能效的提高等。

在碳排放的測算中,使用綠電、甚至是綠證都算作企業(yè)在節能減排方面所做的努力,不會(huì )被算作“碳抵消”。

而討論中國企業(yè)要不要做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,一方面是在討論中國企業(yè)還會(huì )不會(huì )再買(mǎi)碳信用額度來(lái)進(jìn)行碳抵消,另一方面也是在討論企業(yè)還要不要為節能減碳做出努力——答案當然是要。

因此筆者認為歐盟此舉對中國的自愿碳市場(chǎng)影響不大,畢竟歐盟是歐盟,中國是中國。何況對于中國來(lái)說(shuō),在購買(mǎi)減排量進(jìn)行碳抵消的市場(chǎng)份額中,用于中和B2C產(chǎn)品或服務(wù)碳排放來(lái)打造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的這種用途目前還不占多少。

此外,也沒(méi)人能說(shuō)通過(guò)碳抵消來(lái)實(shí)現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的嘗試就是錯的,至少這些企業(yè)和品牌做到了把這個(gè)概念推而廣之。前進(jìn)的道路總需要有勇于嘗試的人先來(lái)探索,而自愿碳市場(chǎng)更有其意義所在。

或許市面上的“碳中和”產(chǎn)品的說(shuō)法會(huì )因為不再能用“碳抵消”來(lái)達成而減少,但不代表企業(yè)需要做的努力會(huì )減少。

歐盟新規對企業(yè)的積極啟發(fā)在于謹慎使用措辭,把所有減排落到實(shí)處,而不是直接通過(guò)碳抵消一筆勾銷(xiāo)。

《環(huán)球零碳》也與國內某潮玩巨頭的工作人員進(jìn)行了了解,對方表示,“碳中和”玩偶應該還是會(huì )繼續做的。

來(lái)源:環(huán)球零碳

撰文 | Yinyin

編輯 | Tang

閱讀 506
版權聲明:
1.依據《服務(wù)條款》,本網(wǎng)頁(yè)發(fā)布的原創(chuàng )作品,版權歸發(fā)布者(即注冊用戶(hù))所有;本網(wǎng)頁(yè)發(fā)布的轉載作品,由發(fā)布者按照互聯(lián)網(wǎng)精神進(jìn)行分享,遵守相關(guān)法律法規,無(wú)商業(yè)獲利行為,無(wú)版權糾紛。
2.本網(wǎng)頁(yè)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,阿酷公司是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提供者,服務(wù)對象為注冊用戶(hù)。該項服務(wù)免費,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(hù)收取任何費用。
  名稱(chēng):阿酷(北京)科技發(fā)展有限公司
  聯(lián)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  網(wǎng)絡(luò )地址:www.arkoo.com
3.本網(wǎng)頁(yè)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,完全遵守《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保護條例》。如有侵權行為,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。